工大人物
 
 



 
 
 
传奇钱晓农
 
 
 
    笔者一直有采访钱晓农老师的愿望,一则因为钱老师是服装设计行业的领军人物,声名远播;二者在校园中经常可以看见钱老师的着装优雅而时尚,同为女性,心向往之。所以接到采访任务,欣然前往。
    疯狂的设计人
    虽然是行业的领军人物,但生活中的钱晓农老师却是非常平易近人的。看见笔者,钱老师亲切地拉着笔者的手到她的设计室去。“钱老师,您为什么选择时装设计作为自己的研究领域呢?”钱老师非常健谈,笔者的第一个问题刚一提出,她便娓娓道来。钱晓农是1978年考入大学的。大学之前,她曾经做过装卸工、印刷工、美工。文革期间,她和中学的同学们一起到工厂接受工人再教育。在那个知识急剧贬值的年代,她却有一份意外的收获。大连机床厂的一位老师傅将国家重点建设的“辽化”工业项目引进的技术图纸偷偷地拿出来让钱老师和他的同学们描图,一描就是三年,“从5号图到0号主图纸我都描过,我对距离、空间概念的积淀得益于此。”大学期间,钱老师最初的专业是染织设计。设计的面料能穿在身上是一个美妙事情,于是当时的钱老师就自己的服装自己设计。临近毕业,钱老师通过母校与“外贸”合作的机会,课堂上所设计的柞蚕服装和居室床上系列饰品幸运的被入选参加国际展览,并为“外贸”赢得订单,对当时在校学生是一个不小的鼓舞。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末,中国大陆根本没有服装设计可言。这使得钱老师觉得服装设计在当时的环境更有需求,能够让生活中的人们变得更有美感。所以,自觉不自觉中就将视角投向了服装设计。大学毕业后,钱晓农满怀着满腔的激情和自豪来到一家印染厂上班,没想到却收到了厂长一份意外的“见面礼”——“怎么是个女的?” 当时虽然很惊讶和意外,新人钱晓农也情不自禁的回答:“女的又怎么了?女的和女的也不一样呢。”这一似有对议的问答,也成了日后应该出点成绩的动力。钱老师用她独有的“无所顾忌”精神开始了她的“验证行动”。当时的工厂,每个设计师每个月都要将自己的设计作品进行展示,经过各类专家、商家审评,选中的作品才可以下单、打样,才有可能投产。最初,钱老师的设计作品被选中后,计划已下到车间,但师傅派单很靠后,好久才能看到样品,甚至定期内最后连样品也打不了。为了选中的设计都能成为产品,她扎到车间一呆就是三个月,熟悉技术工艺。有一次,钱老师设计的作品车间师傅说染色无法完成,于是她就又到染色车间亲自体察。印染车间特别潮湿,异味大,需要穿着水靴作业。可是,把理想设计变为有新意的产品愿望使她释然,“我拿着一条我非常喜欢的出口的勾边麻床罩做实验,站在生产线的始端自己染,结果一条生产线下来,床罩烂了,颜色真地没染出来。但很快钱老师“驾驭”了当时的印染技术。就这样,在刚刚毕业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钱老师设计的产品创造了这家印染厂印花产品50%的利润 。
    可是就在钱老师的事业如鱼得水的时候,她放弃了印染厂的优厚待遇,谢绝了厂长升职、加薪的褒奖和挽留,毅然决然地选择到我校来。“其实,来高校的理由很简单:使我的‘乌托邦’式的设计可以随时迸发与实施。我爱探索新东西,愿意尝试新事物,愿意研究琢磨。这可能是受我家庭的影响吧。企业有太多客观条件制约我的‘乌托邦’式的设计,而最自由的研究氛围当数高校。”八十年代中期,钱晓农来到我校。最初她凭借着自身的兴趣进行着“多变尺度”等服装课题的研究,并在与企业的合作中加以实践验证。在多年做老师的生涯中,她先后为中国的时装企业、香港的针织企业、东莞的多家不同服装厂家做设计师和版型师,与国际同行机构合作承担项目的研究,逐渐提高自己的设计水准和研究能力,丰富教学内容,积累并奠定了学科建设的把握力。早在90年代,一家企业慕名请钱晓农为其设计服装产品,企业老总有意带钱老师来到仓库,看到的却是积压年久的那种深蓝色的工作服磨毛面料。用工作服面料做时装设计!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企业在故意出难题。“企业不会故意给设计师出难题。这是企业确实存在的、亟待设计师为其解决的难题。我也觉得这是设计的挑战。”她认真研究了那些工作服面料、酝酿解决方案——决定采用最为理想的原、辅料等比例支撑设计,经多方寻求、选定到最佳配料后,将它们设计做成了两面可穿的时尚风衣,赢得了千万的订单,库存一销而空。在服装企业做设计和打版,其支撑技术和工序的难易、影响做样衣的工时,并直接影响师傅们的计件量和效益。钱老师就到样品室和师傅切磋完成样品制作的最佳工艺。夏天的大中午,她抱着大盆雪糕给师傅们送去。“我的沟通能力应该就是从那时培养出来的。一定要学会沟通,这一点非常重要。”样衣做出来了,非常时尚漂亮。后来,只要是钱老师的设计,样品室的师傅都抢着做,原因是她设计的衣服销量最好,可以提高效益工资。结果仅为一季而设计的百余套样品,就赢得订单3000余万元。“企业不仅邀请我做下一季的服装设计,而且出资承担一场展示了我百余套“乌托邦”式时装设计作品发布会的全部费用,总计二十多万元。这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是一个不小的投入呢。”也正是这场在大连中山广场老展览馆举行的时装发布会,引起了来自北京寻找民间中具有服装设计师潜质的“星探”的关注,作品很快刊登在有影响的时装专业刊物中。钱晓农老师迈出了全国知名的重要一步。
    善拨迷雾的老师
    采访钱晓农老师之前,笔者见到了她的09级研究生。身处这些学生中间,深切体会到为人师者的荣耀与自豪,她们对钱老师发自内心的钦佩与喜爱深深地感染着笔者。“钱老师对时尚的预知力、把握力太强了!”“钱老师对艺术的天赋我们无法企及,而她关注视域的广阔更是让我们羡慕。”“钱老师像对待自己孩子那样对待我们。可是,对我们设计的作品要求可高了,在她的‘高压’下,我们对自己的设计可不敢马虎。”一名叫刘淼的学生告诉笔者,“和钱老师交流,听她的指导,是一件特别畅快的事。因为你会发现自己理不清的思路、发现不了的亮点,钱老师一句话就能说到关键点,按照她的指导意见,一幅非常有创意的作品就容易诞生呢。钱老师‘化腐朽为传奇’的能力超强!”钱老师曾经有一个追求非常唯美的学生,她熟读了大量的古典著作。钱老师根据她的特点,建议她以古典文学为索引,进行其经典篇章的时装画创作研究。可这名学生说,“自己的手儿不行”,也就是绘画语言的表达能力弱。钱老师放弃了整整一个暑假的休息时间,从广为流传的“苏武牧羊”开始,教她如何用时装画语言表达各类文学中的物象、境态。一个假期过后,学生画了整整一本“设计插图”,能力大有提高。 钱晓农就是这样一位用心思培养学生的“伯乐”。钱老师对学生的培养不仅仅局限于专业的培养,而是从各个细节培养学生的多方面素质。“有一次,我们19个人到长沙采风,下车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因为是交车时间,根本打不到车。大家拖着笨重的行李,互相对望。这时候钱老师没有说话,她仔细观察我们的反应,看我们有如何应对方法。直到我们拦到一辆依维柯,19个人加上我们所有的行李挤在一起。钱老师也和我们挤在一起,这时她夸奖我们自己解决了问题。”她的学生张旭婷介绍了钱老师对学生敢于担当的意识和生活能力的培养。
    和钱老师的学生们交谈后,笔者发现她的学生中,很多本科专业并不是限于服装设计,甚至可能与服装专业毫不相干。张焕新原是大连理工大学一名机械专业的学生。“当时,他愣头愣脑地带着自己用钢笔画的时装画来敲我办公室的门,问我能不能报考服装设计专业的研究生。看了他的画,知道他出于‘喜欢’才想报考这个专业,我告诉他:‘可以试试,好好复习吧。’”从此张焕新就没了踪影,直到复试时钱老师才再次看见他。而即将毕业的张焕新在钱老师的指导下,选择了“纤维艺术信息传递方式”作为自己论文的研究课题,是一个学科交叉的课题,而这没有一定的理工功底是做不到的。钱老师一直主张“大设计”的理念,“就服装设计而言,服装是穿在人身上的,而人所涉猎空间越之宇宙,服装设计也应该超越时空。这反映在我对学生的培养观念上,我选择学生不局限于服装专业,而是在‘大设计’的概念中,从专业发展的前沿出发,从学生的天赋和兴趣出发,充分发掘学生的潜力。学生的设计可能有些幼稚,但是点拨、提示之后可能就会成就大作。有前景的设计一定要培育,让它成果。” 2011年,教育部进行学科调整,艺术学成为一个单独的学科门类。设计艺术学由二级学科改为一级学科设计学,涉及到硕士研究生课程需要增设专业基础公共课,商榷新的学科培养计划。受学科的委任,钱晓农承担了《民俗学导论与设计研究》48学时的学位课程,并为原有设计艺术学旗下的各个方向所有艺类一年级103名研究生在第二学期开大课。“这是一门涉猎多学科、内容庞杂、涵义甚广的课程,更是支撑从事设计学的人群追源、启迪设计萌生的重要基础课程。虽然在我以往的研究中有所涉及和积累,但没有“十桶水”能量储备,是难以一滴水的涌出啊!”为此钱老师第一学期放下手中的一切事情,集中精力备足“十桶水”的仓储,第二学期从开课伊始讲到课程结束内容没能讲完,而且与学生互动讨论时段太少。学生设计作品水平差异很大,从专业角度设计引导一对一的讨论是最理想的授课方式,但面对103个学生如何互动呢?多数学生表示愿意与老师互动,希望得到老师的点评。为此,“我开建了《民俗学导论与设计研究》课程微博,在作品评阅时对每一位学生均做出评语,并把有代表性的作品和评语上传到‘课程微博’上,供大家赏析讨论,也诚挚地供学科的同行们提建议甚至博弈,以便将课程逐步完善,助推学科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想到就要做到的多面手
    钱晓农老师现担任设计艺术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两个专业方向的硕士生导师,同时为本科生和硕士生授课。她曾担任大连工业大学服装学科带头人、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服装学院院长。在她担任院长期间,服装学院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中国十大时装名校、国家教学团队、先后八次获得中国服装教育最高奖项——育人奖,服装学院成为国内获该奖次数最多的院校之一。不仅如此,她还担任大连市人大常委委员、民建大连市委副主委、亚洲时尚联合会中国主任委员、国家教育部服装设计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教育部服装设计与工程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教育部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去年被纳入民建中央文化创意研究组30位成员之一。
    钱老师坦言,最初自己是一个对管理没有兴趣的人。但是,“工业大学不仅给了我提高业务能力的环境,还培养了我步入政坛的意识,走上了参政议政的舞台。”学校的培养使得钱晓农慢慢领悟到,“学科的发展应该顺应国家制定的总体战略方针,盘活所有社会有利于学科发展的资源才会有前途。学科的发展需要该领域的专业人提出建设性建议,参政议政的舞台为我提出的建议提供了更容易被采纳的渠道。一个事关这一学科发展的政策可能因此而确定。”
    作为管理者,钱晓农本着“物尽其材、人尽其用”的原则,善于教学的人就要安排到教学一线,善于科研的人要为他们创造联络相关合作、应用的平台、接触社会、深入企业的机会。为了达到高效,很多时候,钱晓农早上5点钟想到一个好点子,6点钟给同事们打电话筹划出实施的铺垫步骤,8点钟大家已经坐在学院的会议室里开会研究了。“和我共事其实大家受了很多的累。”但是,正是这种想到就要做到的性格,成就了上述诸多的成就。
    工作上的优秀教师、优秀设计师、优秀管理者,生活中是一个重品味的人。钱老师笑言,生活中也是情不自禁的体味着美的愉悦,设计无处不在。“在家里做饭,中餐、西餐我都有兴趣‘操刀’,时有菜肴色彩鲜亮或淡雅,和餐具匹配,并享用其中美味的乐趣。”不过,钱老师也有愧疚之处,就是留给家庭,特别是留给女儿的时间太少,以至于女儿在叛逆期时曾怀疑钱老师是不是亲妈。
    对钱晓农的采访结束,钱老师的很多话语仍然回想笔者耳边。天赋、干劲成就了一个传奇的钱晓农,而我们的学校也正是在这样一些传奇人物的助推下取得了今天的成就。祝愿工大诞生更多的传奇!
 
版权所有 2010-2017 大连工业大学招生就业处招生办公室 | 大连工业大学 | ENGLISH | 招生就业处 | 毕业生就业平台 | 网站声明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轻工苑1号(综合楼A801室) | 邮编:116034 | 电话:0411-86323661/86323693 | 传真:0411-86323799 | Email:zsbgs@dlp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