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大青年说
 
 
 
 
 



 
 
 
沈立之:我终于也救了个人!
 
 
    【沈立之为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2014级本科生】
 
    2017年3月23日,在湖南长沙湘雅医院旁的西湖文化园里,沈立之独自绕着咸嘉湖散着步,微信步数显示已经超过了一万六千步。他此刻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与其说是借此平复激动的情绪,不如说是更充分地享受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我终于也救了一个人!”
    几个小时前,沈立之刚刚无偿捐献了177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这无比珍贵的生命液体,将用于拯救一名患有白血病症的12岁女孩。
 
 

    沈立之今年大三,是大连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144班学生。2016年12月26日,正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沈立之,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是湖南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打来的,通知他,他的血样和北京一名需要进行骨髓移植的患者HLA初配相合,询问他是否愿意继续履行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承诺。
    “必须的啊!义不容辞!”对这个突然的要求,沈立之没有片刻犹豫。实际上,从2014年6月23日,他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成为一名无偿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时,就已经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只是这千分之一或以上的非血缘关系HLA相合率,让他没有想到这一天终于到来。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沈立之按照捐献造血干细胞程序完成了一系列严格检查:进行高分辨配型复合检测,过关!十几项体格检查,过关!有一次,医生在一次血检后发现有一种酶的值偏高,担心是肝脏存在问题。一向对身体非常自信的沈立之一下子慌了神,他不是担心自己的健康,而是生怕这会影响最终的捐赠,耽误了患者。最后一查,原来是因为采血前跑步锻炼造成的,虚惊一场,从这以后,沈立之暂时告别运动,乖乖静养等待。
    最后阶段,需要提前一周左右到采集医院接受皮下注射造血干细胞动员剂,将大量的造血干细胞从红骨髓中诱导到外周循环血液中,并接受采集医院的监护和监测。这时候,沈立之有两个地点可以选择:北京或长沙。经过了解,当沈立之得知如果在北京捐献,患者需要支出的费用相对更高时,为了给病患者家里省些医疗费用,他主动要求回长沙进行捐献。若非如此,他会选择在北京,不仅因为大连距离北京更近,更主要的原因,身为岳阳人,如果选择长沙,短短的150余公里距离,肯定阻拦不住家人的团团包围,他希望能够自己独立完成此事,更不愿引起家人担心。

 
 

    说起家庭,沈立之的慈善之举与其家风熏染密不可分。父亲开明,母亲慈爱,特别是母亲多年来孜孜不倦把大量精力和财力都投入到公益事业,对沈立之影响颇深。所以,当沈立之把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坦率地告诉了父母,不出意外地得到了支持。但对于爷爷奶奶,沈立之决定联合父母一起进行保密,怕老人因疼爱孙子而出面阻拦。尤其是这时候,奶奶因糖尿病正在住院,经不起担心害怕。
    事实证明,沈立之的担心并非多余。有一天,他给母亲打电话,当时母亲正在医院看护奶奶,尽管加上了小心,可还是被只要一听到孙子的声音,耳朵就格外灵敏的奶奶“窃听”到了通话的只言片语。追问之下,真相大白,奶奶当即抢过电话哭了起来,责备孙子怎么要干这种“傻事”?
    奶奶一哭,沈立之的心里也跟着难受了,但他很快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对奶奶进行“科普”,表示捐赠造血干细胞对人体健康不会有损害,然后又说:“奶奶,您现在躺在病床上,我们一家人都希望您能快点好起来。而我要去救的人,可能也是别人家的奶奶,或者是别人家的宝贝孙子(为保护捐、受双方利益,根据规定,造血干细胞捐赠前,以及捐赠后的一年内,双方信息均保密,不得安排见面。所以,沈立之是事后通过媒体才得知受赠者是一名12岁女孩,双方在2018年3月以后方可见面。),他们全家因为我的存在而重新获得了希望,如果我不去救,会自责一辈子!我无法容忍自己明明可以把一个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却选择漠视。有一天,如果我的家人病倒了,我也希望能有一位天使一般的人来救救我的家人啊!”听了孙子的这段肺腑之言,深明大义的老人回心转意了,捐赠造血干细胞终于获得家庭全票通过。

 

 
    3月23日,经过六个小时的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细胞,沈立之顺利捐献了177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
    机缘巧合,沈立之恰好成为了他的家乡岳阳市第150例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值得一提的是,岳阳市虽然只有五百六十多万人口,但造血干细胞捐献人数稳居全国同等城市第一,连续7年荣获“全国无偿献血先进城市”,这座有着两千五百年历史的古城,因热情的脉搏而充满暖意。3月25日,返乡的沈立之刚从车厢踏上站台,就意外得到了当地政府领导和红十字会人员的热情迎接,并且还专程安排人去医院看望了他的奶奶。
    回到学校后,沈立之被同学们称为“男神”,点赞之余,不少人向他询问如何捐赠造血干细胞。为方便大家详细了解,沈立之把整个捐赠过程整理成一篇文章,发在了微信里,文末,他这样写道:
    “有人说,我们90后是放纵的一代,是不懂责任的一代,但其实我们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能挑起重任的一代,我们有能力,也有义务……只要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我们就可以去做,中国因为多了你一个志愿者而会变得更美好。”
 
 
版权所有 2010-2017 大连工业大学招生就业处招生办公室 | 大连工业大学 | ENGLISH | 招生就业处 | 毕业生就业平台 | 网站声明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轻工苑1号(综合楼A801室) | 邮编:116034 | 电话:0411-86323661/86323693 | 传真:0411-86323799 | Email:zsbgs@dlpu.edu.cn